威尼斯国际娱乐场 > 花与剑与法兰西 > 13,秘密警察

13,秘密警察

        随着气温的一步步升高,巴黎来到了阴雨绵绵的春末时节。

        这几天巴黎一直都笼罩在带着气味的浓雾当中,到处下着蒙蒙细雨,各处的街道也随之一空,这座喧嚣的城市一下子变得静谧了起来。

        而位于博沃广场的内政部大楼周围,更加是一片死寂。

        这座低调的巴洛克式建筑,外表粉刷成了黄白色,看上去明亮显眼,但是因为它的显赫名声,却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的气息。

        就在这蒙蒙细雨当中,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黑色大衣戴着宽檐帽子的男子穿过了广场,然后来到了大楼外面的大门口,在卫兵检查了他们的证件之后,大门随之打开,他们也走入到了大楼当中。

        也许是因为空气中湿气太重的缘故,内政部的大楼里面一直都是这种阴森的气氛,让人颇为不舒服,但是和旁人想的不一样,里面没有铁窗和镣铐,也没有惨叫,和其他部门繁忙的公务员办公室一样,到处都是拿着件四处走的职员,脚步节奏很快,环境十分嘈杂。

        没有人注意这几个人,而他也一步不停,向大楼的深处走了进去,一路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面。

        在职员打开了门以后,他走了进去,然后笔直地站到了办公桌的面前,然后脱下了帽子,对着对面的人致敬。

        他大概接近三十岁的年纪,身材高大结实,看上去精力充沛,不过他的表情生硬而且冷漠,让他方方正正的脸多了几分严肃,和这里的气氛十分相符。

        “阁下,我来了。”

        “我的朋友,你来得很准时。”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年轻人,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坐下来。

        这个年轻人,就是内政大臣的秘书兼心腹、唐格拉尔男爵夫人的情人吕西安-德布雷先生。

        当今的内政大臣是皇帝的叔叔热罗姆亲王,而这位亲王一向喜欢花天酒地,对实际事务根本不愿意理会,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交给了自己的那些心腹手下们。

        所以,虽然并没有在部里面担任什么具体职务,只是大臣阁下的私人秘书之一而已,但是吕西安-德布雷先生在内政部里面地位超然,俨然就是大臣本人的代表,没有人敢于得罪。

        “阁下,您今天把我叫过来,是有什么任务要交代呢?”来人按着德布雷的指示,恭恭敬敬地坐了下来,腰杆挺得很直,只是表情冷漠,听不出几分热情来,只有表面上的恭敬而已。

        “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任务要交代的……”吕西安-德布雷早已经习惯了对面这位年轻人的行为方式,所以也不觉得他无礼,“只不过,孔泽先生,我收到了一份你的报告……上面似乎对我的决定有所质疑。”

        “绝不是对您有什么质疑,阁下。”孔泽连忙为自己辩解,“我只是觉得,那个嫌疑犯身上还有一些东西值得挖掘而已,我恳请您不要放走他,再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把他盘查清楚。”

        “每个人都有很多东西值得挖掘,前期只不过是要不要花费那个时间而已,而我的判断是没这个必要。”吕西安-德布雷不耐烦地回绝了孔泽的要求,“现在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明白了吗?”

        孔泽微微一滞,他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还是被对方的气势所压倒了。

        “好的,明白了。”最后,他昂起头来接受了命令。

        这两个人所谈的事情,其实还是跟夏尔有关系——

        就在不久之前,夏洛特登门拜访夏尔,然后请求夏尔帮她的忙,放走一个不慎被抓住了的“朋友”。

        夏尔无奈之下答应了夏洛特的请求,然后又借助了自己和吕西安-德布雷的关系,让他来放走那个人。

        为了讨好特雷维尔家族,夏尔的要求,吕西安-德布雷马上就照办了,回到了自己的部门之后,他马上给有关的人写了个条子,要求他们马上把那个人放走。

        然而,原本应该很顺利的事情,到了最底层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些波折。

        身为高级秘密警察的孔泽,希望先不要放走这个人,因为尽管这个人看上去没有什么问题,犯的也只是小错而已,但是他本能地觉得这个人应该还有很多问题,值得细细地再盘查一番。

        作为一个经验老道的秘密警察,原本他的意见回得到上面的尊重,但是这一次不一样,急于讨好特雷维尔家族的吕西安-德布雷已经没有耐心了,直接就命令孔泽不要从中作梗,而孔泽无奈之下也只能接受命令了。

        “很好。”看到孔泽已经屈服了,吕西安-德布雷也放下了心来,他将报告随手放到了一边,然后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克劳德,我想你应该知道,虽然看上去有几十万号人马,但是我们部里面的人手其实非常不足,尤其是那种精明能干的人才,实在太过于缺乏了,而你……我认为你就是其中的一个。”

        “谢谢您的夸奖。”孔泽不知道为什么对方突然就这样夸奖起了自己,所以只能谨慎地点着头,等待着对方明说自己的意图。

        “我刚才说过的,对你有一项重要的安排,现在你好好听着吧。”果然,吕西安-德布雷马上进入了新的话题,然后顺手从办公桌上又抄起了一份件,向孔泽递了过去。

        “你听说过基督山伯爵这个名号吗?”在孔泽伸手拿住了这份件的时候,德布雷突然问。

        “略微听过,最近好像在巴黎弄得挺出名的。”孔泽微微一愣,然后马上回答,“听说他挺有来头的。”

        “没错,他确实很有来头。”德布雷点了点头,“你现在拿到的件,就是他刚刚踏上法国国土的时候,我们的调查人员所写的报告,你现在看看吧,对你接下来的工作有所帮助。”

        “也就是说,接下来要我来继续对他的监视对吗?”孔泽打开了件,然后浏览了一下,突然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为什么这么薄?”

        这确实很奇怪,按理说,那位伯爵已经来到法国挺长一段时间了,部门内如果一直都在持续进行监视的话,写出来的报告不可能就这么点篇幅而已。

        而且他翻看了一下内容,发现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记载了伯爵的基本体貌特征、身边人的特征,以及一些行为方式的异常而已,帮助不大。

        “问的很好。”吕西安-德布雷微微笑了笑,对这位秘密警察的敏锐头脑感到很高兴,“因为那时候我们受到了一些来自于外界的压力,所以调查不得不暂时中止了。”

        一边说,他一边抬起食指,虚指了一下天花板,暗示这种压力到底来自于何方,而孔泽当然也马上明白了。

        “那么现在,我们为什么又要重新开始调查呢?”他马上问。

        “我们同样收到了来自于那边的一股推动力。”吕西安-德布雷又虚指了一下天花板。

        “也就是说,现在那边里面既有人希望我们不要打搅伯爵,也有人希望我们继续把伯爵的底子翻出来,对吗?”孔泽陷入到了沉吟当中,“先生,这其中有风险。”

        “没错,确实有风险。”吕西安-德布雷点了点头,“所以我们不打算以部里面的名义催使你去,而是希望你们以独立性的身份去协助调查,这样的话我们哪边也不至于得罪了。”

        孔泽终于明白了,原来这位先生是希望他能够以非部门的名义,对那位基督山伯爵进行秘密调查——虽然这么做,无异于是掩耳盗铃而已,但是只要有个名义,到时候真的出事了,部里面也能够含混地糊弄过来自于宫廷的压力。

        可是这样的话,压力就落到了他的身上了,他可不愿意。

        “先生,我乐于服从部里面指派的一切任务,但是……”在焦急当中,他不得不硬起头皮来顶撞一下对方,“但是我需要具体的命令和指示,而且需要部门的资源配合,如果没有这些的话,恐怕……恐怕我很难执行这么困难的任务。”

        “这些都会有的,不要紧张,亲爱的朋友。”仿佛是早就预料到了孔泽会这么说一样,吕西安-德布雷露出了微笑,“你放心吧,你绝对不是孤身一人,相反,你是有一个服务对象的,虽然你不用跟我们汇报,但是你要跟他们汇报,按照他们的指示来行动,并且把基督山伯爵的一举一动都报告给他们。”

        “他们是谁?”孔泽心中一喜。

        “特雷维尔元帅和他的孙子。”吕西安-德布雷马上回答。“我想,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够了吧?”

        确实是够了。

        孔泽最害怕的是真要出了什么事,最后自己被拉出去承担责任,可是如果有特雷维尔元帅出来顶事的话,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不管怎么样自己也可以说是听从这位老元帅的指示,他们也足够能承担责任了。

        “好的,我明白了。”

        “不,你还不是太明白。”吕西安-德布雷轻轻摆了摆手,脸上还是那种温和的笑容,“不只是特雷维尔元帅一个人在关注这位伯爵而已,还有很多人,亲王殿下之前也问过我,这位大富豪是怎么回事呢,所以如果你真的能够把工作做好的话,想必很多人的好奇心都会得到满足了……”

        吕西安-德布雷当然知道,作为一个老于世故的秘密警察头目,孔泽的精明和嗅觉不会差于旁人,他当然也会懂得趋利避害,而不是一个愣头青。所以,为了躲避压力,他可能会选择消极怠工,故意不配合特雷维尔家族的指令,只想着把时间混过去。

        于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他选择云山雾绕,把事情说得很模糊,给孔泽一种“亲王大人也在关注此事”的印象。

        他知道,这样孔泽才会有最大的积极性去配合特雷维尔家族。

        毕竟,这位孔泽先生,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专业人才,他一心想要往上爬,绝对不会愿意浪费得到亲王殿下青睐的机会——而且,说实话,热罗姆亲王确实有些关注这位基督山伯爵,如果孔泽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得到亲王殿下的奖赏也理所当然。

        “是!”听到了内政大臣热罗姆亲王殿下的名号,孔泽连忙挺直了腰杆,更加端正了坐姿。“我会尽我全力进行这项工作的,绝不让每个人失望。”

        “那就好。”吕西安-德布雷垂下了视线,然后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尽快准备吧,我们需要你尽快开始,需要抽调的人手你可以列个名单给我,记住,一定要能力出众而且口风特别紧的,明白了吗?”

        “明白!”孔泽大声回答,然后站起来向吕西安-德布雷行了个礼。

        接着,他重新戴上了帽子,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就在第二天,这位不苟言笑的秘密警察,就以一身便服,来到了特雷维尔元帅家中,站在了夏尔的面前。

        …………………………………

        夏尔仔细打量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

        不得不说,这个人确实很符合夏尔心目中秘密警察的形象——高大矫健,精明干练,冷漠无情。

        他这个人本身,就似乎像是帝国特别暴力机关的具现化。

        在窗外绵绵阴雨的伴奏下,这个人显得如此严峻,让人不由自主地心生寒意。

        “您就是吕西安-德布雷先生推荐给我的克劳德-孔泽先生,是吗?”他十分友好地问。

        “是的,特雷维尔先生。”孔泽对这个少年稍稍躬了躬身,丝毫不因为自己的年纪而对对方有什么怠慢。“德布雷先生命令我以最大的热忱、以自己所有的能力,去完成您的指示。”

        “德布雷先生对我说过,您是内政部里面最为优秀、最为无情的高级警察之一,我相信他的判断,所以对您我没有什么过多的干涉,我只希望您完成我们需要您做的事情就行了,具体的手段和步骤,您自己来定,我不想影响到专家的工作。”夏尔微微笑着,然后向孔泽伸出了手。“希望这一次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好的,先生。”孔泽也马上伸出了手来,握住了夏尔的手。

        如同夏尔所预料的那样,孔泽的手冰冷而又刚硬,就像法律的铁腕一样。

        他绝对不会饶恕任何一个触犯他的人——而这正是夏尔需要的人。

        “我们的监视目标,你应该已经听他说过了,没错,就是基督山伯爵。”松开手之后,夏尔从容地看着孔泽,“不过我要事前提醒你一句,这位伯爵绝对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是一个外国大型犯罪组织的头目,也许有不少亡命之徒为他工作——而就算他本人,也绝对身手不凡,虽然他没有实际展示过,但是以我的观察来看,他绝对是个高超的剑术家。”

        “是一个如此棘手的人物吗……”孔泽喃喃自语,他对任务的难度又有了直观的认识。

        不过对手的强大,并不会让这个秘密警察感到气馁,相反,他反而有一种好胜心,那是一种绝对要把对方击垮的决心——这么多年来,就是靠着这种冷酷的决心,他摧垮了太多太多的罪人,并且把他们变成了自己升迁的踏脚石。

        他深信,这次也会一样,不会有什么区别。

        “我希望尽快搞清楚这位基督山伯爵的来历,他的过去,他来到法国的动机,更重要的是,他打算做什么。”夏尔继续下达命令,“……还有,他身边有个情妇,名字叫海蒂,我也希望你能够弄清楚她的来历,密切监视他们两个人的所有行动。”

        “情妇,为什么?”孔泽有些奇怪。

        “能够接近黑暗的人,其本身也必定是黑暗的。”夏尔平静地微笑了起来,“也许我们能够从这位异国美女身上找出点什么故事来。”

        “我会按照您的指示一一去做的,不过这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孔泽没有再问了,而是接受了夏尔的命令,“这两个人都来自于外国,而且之前都没有被帝国的秘密警察所关注……所以我希望您能够多一些耐心,我们只能一点点来。”

        “耐心,我有,我会等待您的。”夏尔点了点头,“不过,时间也不会太长,这位伯爵看上去也不会在法国呆上太久,他跟我说过,有可能半年左右就走了,所以我希望在他离开之前,我已经弄清楚了他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吗?”

        “半年时间,绝对够用了,先生。”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笃定,孔泽挺直了自己的腰,“除非他是从月亮上来的,否则我将让您知道想要知道的一切,这个人再怎么行踪诡秘,他在这个世界上也一定会留下痕迹,绝对如此!”

        “我就喜欢您的自信,孔泽先生。”夏尔大笑了起来,“如果您真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话,我向您保证,我的爷爷绝对会给您足够的报酬。”

        “遵命!”孔泽大声回答。

  /4_4434/124820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威尼斯国际娱乐场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