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国际娱乐场 > 开个诊所来修仙 > 0224章 超级蜂窝煤

0224章 超级蜂窝煤

        又是那个红衣女人,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是什么时代什么地方的人,她就是一个迷。

        却就是这个迷一样的女人却总是会在宁涛进入寻祖丹的药物过敏反应之时出现,看着他,一言不。

        她显然不是阴月人,她甚至不可能来这里,可她却还是出现在了这里。站在两排阴月人武士中间,身姿卓越,红衣似火。

        她与这个以阴月人为主的过去时空的画面重叠在一起,却并不显突兀。事实上,无论她出现在哪里,她的身上都会体现出一种“艺术”的感觉,让人深思,让人惊艳。

        “你究竟是谁?你想告诉我什么?”宁涛控制不住要跟她说话,哪怕明明知道她并不存在。

        红衣女人静立,平静的看着宁涛。

        一秒钟之后,她的嘴唇好像动了一下。

        就是这犹如错觉的一个轻微动作,宁涛的心中却掀起了无穷的期待!

        如果她是想给他传递什么信息,那么必然是从她的嘴里说出!

        然而,红衣女人的嘴唇只是微微动了一下,并没有说出什么来。事实上,就算她说了什么,宁涛也听不见。毕竟只是残版寻祖丹,他只能看到随机的,某一个特定时间段的过去时空的画面,根本就听不见声音。

        一转眼,繁华的城镇消失了,红衣女人也消失了。宁涛的视线里满是残垣断壁,还有黑暗。

        “嘻嘻嘻……总有一天我要找到你的坟墓,我要把你挖出来看看,我倒要看看棺材中的你是不是还是那么漂亮……嘿嘿嘿……”宁涛的嘴里忽然冒出了这句话。

        轻度疯癫。

        加入了新的丹方内容之后,他炼制的寻祖丹丹力增强了许多,副作用说来就来!

        灵力能量场一震,邪念顿消,宁涛跟着将那颗残版寻祖丹放进了小瓷瓶中,并塞上了木塞子。残版寻祖丹的副作用快消退,可那个迷一样的红衣女子却还在他的脑海之中盘旋,一张樱桃小嘴似动非动,欲语还休。

        了好一会儿呆宁涛才平静下来,他拿起采药绳,灌入灵力,一抖手就往黑色泥土里扎了下去。

        嚓!

        采药绳就连岩石都能扎进去,扎泥土就如同是长矛扎豆腐,一扎竟然扎入了两米深。

        咚!

        泥土里忽然传上来一个闷响的声音。

        采药绳很有可能是击中了石板之类的东西,下面是空的!

        宁涛本来只是想试一试,却没想到收到了这样的奇效。他顿时激动了起来,抽出采药绳,灌入灵力又一抖手扎了下去。这一次他扎的是同一个孔,采药绳几乎毫无阻塞的一扎到底。

        轰!

        黑土地下面又传出了一个更明显的沉闷的响声,地面突然往下坍塌。

        宁涛慌忙纵身一跃,离开了坍塌的黑土地。

        轰隆!

        整块黑土地坍塌了下去,露出了一个漆黑的窟窿。

        宁涛拿起手机,激活手机电筒,然后小心翼翼的探头观望。

        窟窿下面是一个秘密的空间,它或许有密道,但并不在这里。

        宁涛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纵身跳了下去。他站在掉落下去的黑色泥土上,用手机电筒的光束照射四周。

        这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空间,一面墙壁下有一条地道,但已经被封死了。寻土砚指的是最近的路,通常都是直上直下。毕竟,它是法器,不是导航仪。

        寻土砚是专门寻找灵土的法器,宁涛依照它的指引来到了这里,可是这里却没有灵土。空荡荡的空间里仅有一座半人高的石台,那石台上却也空荡荡的。除了它,还有刚才垮塌下来的泥土和石板,偌大一个空间里就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宁涛心中一片困惑,他用寻土砚找灵土还从来没有失败过,却没想到这次会是这样的结果。

        寻土砚里的墨汁涟漪突然涌向了12点的刻度,涟漪所对的方向正是那座半人高的石台。

        宁涛走了过去,手机电筒的光束照落在石台上,一块矿石顿时进入他的视线,他的视线再也移不开了。

        那块矿石漆黑如墨,仅有拳头大小。它似乎经历了千万年的风化,表面上满是蜂窝状的小孔密密麻麻。它的材质看上去也很渣,并不牢固。

        宁涛忽然想起了马彤彤跟他讲过的一种矿石,云矿石。

        寻土砚中的墨汁震动更强烈了,靠近灵土的时候它也会有这样的反应,可即便是在剑阁洞府中的灵田旁边,它的震荡也不可能这么强烈。仅仅是寻土砚的反应便不难猜到,眼前这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就是传说中的——云矿石!

        宁涛随即唤醒眼睛和鼻子的望术和闻术状态,他看到了丝丝缕缕灵气从黑色矿石之中冒出来,极其浓郁。他的鼻子也嗅到了一种奇特的味道,宛如处子馨香掺杂了蜂蜜的味道,难以形容。

        宁涛伸手抓住了黑色的矿石,入手沉甸甸的,但结构松软,有石粉掉下来。这样一块蜂窝煤一般的石头,使劲往地上一摔都能摔成粉碎,它有什么用?

        “等等……”宁涛忽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片激动,“我看到的阴月人的额头上都有用黑色颜料画上去的月牙图案,难道他们用的是颜料就是云矿石?马彤彤说阴月人掌握着炼制云矿石的技术,这块矿石大概是原矿,还要经过炼制,不知道我用美香鼎炼制这块原矿,我能得到什么?”

        宁涛小心翼翼的将云矿石原矿放进了小药箱之中,他的视线又落在了掉在石台上的一点点矿粉上。他犹豫了一下,往手指上吐了一点唾沫,然后将掉在石台上的矿粉蘸了起来,抹在了额头上。手指一拖,一个简单的月牙图案便出现在了他的额头上。

        就在他的手指离开额头的那一刹那间,一股清凉的能量便从他的额头上的皮肤往他的大脑里渗透。他的“第二免疫系统”也就是灵力能量场并没有反应,这说明这种清凉能量是安全的。他也没有不适的感觉,也就没管它。

        清凉的能量继续渗透,他的大脑好像比刚才更清醒了,思维也更加敏捷,他的心里惊讶地道:“马彤彤说阴月人通过云矿石能实现无语言话的交流,我看见的阴月人的额头上都有一个用云矿石矿粉画的月牙图案。在阴月人的城市里,神农架野人显然是以奴隶的身份出现的,我现在也画了一个月牙图案,不知道我现在能不能和神农架野人实现无语言交流?”

        这个时候手机显示的时间已经是中午12点11分,不知不觉从他离开考古队的营地已经十多个小时了。

        简密应该很着急了吧?

        不过宁涛并没有回考古队的营地,他在地下密室之中咬破手指画了一只血锁,然后开血锁回到了天外诊所。他将云矿石放进了美香鼎之中,然后又开方面之门来到了阴月城上面的森林之中。

        因为是正午的原因,森林里的光线比较可观,不用照明也能看到很远的地方。

        一个神农架野人正在温泉河边撅着屁股采摘苔藓,宁涛看见它的时候,它往嘴里塞了一朵苔藓,大口大口的嚼着,乳白色的苔藓汁从它的嘴角冒出来,它跟着抬手抹点,将指头喂进嘴里吮.吸,一滴都舍不得浪费。

        神农架野人力大无穷,难道是跟吃了那种苔藓灵材有关?

        宁涛的心里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他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然后向那个撅着屁股采苔藓的野人扔了过去。

        咕咚!

        石头砸进了温泉河里,溅起了一团水花。

        神农架野人猛地回过头来,看见宁涛,它顿时愣了一下,紧接着站了起来,张嘴就是一声怒吼,“吼——吼哇!”

        这似乎是叫人的吼声。

        转瞬间,一片咚咚的脚步声从森林外面传来,那声势就像是千军万马在奔跑。

        宁涛的手里握着一张画有血锁的处方签,一手握着诊所钥匙。他回来只是做一个云矿石是不是能建立无语言交流的实验,情况不对他随时都可以离开。

        宁涛将遮住月牙图案的头撩了起来,正面对着那个采苔藓的野人,试探地道:“看见没有,我是阴月人,给我跪下!”

        那个采苔藓的野人直盯盯的看着宁涛的额头,毛茸茸的脸上露出了惊讶和困惑的表情。

        有点作用!

        宁涛跟着又尝试将一丝灵力注入到月牙图案之中,奇迹也就在这个过程里诞生了,那股清凉的能量灵力能量瞬间产生了反应,建立了联系。他感觉他画在额头上的月牙图案不再是只是一个图案,而是一扇打开的直达心灵的窗户。而他的思维便通过这扇窗户往外延伸,而且是实质性的延伸!

        那云矿石果然不是凡物!

        阴月城的王宫大殿下的密室才藏了拳头大一块,它的珍贵可想而知!

        咚咚咚!

        敲地鼓似的沉闷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大群金刚一般的神农架野人冲了过来。它们的手中握着石头、棍棒,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武器。那气势,似乎下一秒它们就会将手中的石头、棍棒什么的给宁涛砸过来。

        宁涛没有开口说话,却将心中的意念通过打开的“心灵之窗”释放了出去,“我是阴月人,你们敢造反不成!”

        所有的神农架野人突然就静止了下来。

        就在这之后,宁涛的“心灵窗户”忽然接收到了信息……

  /21_21800/124902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威尼斯国际娱乐场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