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国际娱乐场 > 盛唐高歌 > 362 劝说与坚持

362 劝说与坚持

        博陵崔氏和贵乡郭氏,一直都有联系,特别到了郭元振时期,二家的关系更是密切,郭元振和崔源惺惺相惜,就差斩鸡头烧黄纸,当年就是郭元振的推荐和力保,崔源才能担任不良将这个职位。

        郭元振死后,郭元直成了贵乡郭氏的族长兼代理人,崔源和郭元直的私交也不错,看到老朋友登门拜访,顿时有种“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感觉。

        不提私交,就在去年,博陵崔氏一个偏房出的女子,嫁给郭府一个适龄的子弟,说起来两人还是亲家呢。

        古代交通不便,出门一遍不容易,从贵乡到博陵路途远,崔源觉得自己要亲自迎接才显得有诚意。

        “元直兄,没想到真是你,稀客、贵客啊。”出门一看到郭元直,崔源楞了一下,很快笑着打招呼。

        记得上一次相见,郭元直的精气神还很好,没想到再次相见,郭元直头全白、显得有些老态龙钟,想到自己的年龄跟郭元直差不多,崔源心中有些感概。

        自己真是老了。

        郭元直走上前,和崔源抱了一下,笑呵呵地说:“几年不见,皓白兄的风采依旧。”

        两人多年不见,见面本应有很多话要说,可两人是简单打个招呼,然后相互一笑,然后很有默契地一起往里面走。

        到了崔源和郭元直的年龄,很多事都已经看透,以两人的关系也无需要再客套。

        平日接见客人,崔源都是在厅堂,可郭元直来了,他直接把他带到书房。

        奉上香茶,二人先是简单叙了一下旧,也就是说说彼此的情况。

        叙完旧,郭元直放下茶杯,开门见山地说:“皓白兄,此行到博陵,除了见见老朋友,还肩负着一个委托。”

        “委托?元直有话不妨直说。”

        郭元直笑了笑,然后一脸正色地说:“令孙女侍字闺中,某可是来提亲的。”

        “不知元直兄提的,是哪一位?”

        豪门大族不比小家小户,人口众多,族中待嫁的女子,正房、偏室加起来有好几个,崔源要问清楚才能好回答。

        “提的是皓白兄的大房嫡系孙女崔绿姝。”郭元直一脸正色地说。

        这事传得还真快,绿姝退婚的事,都传到贵乡了,崔源心里又是郁闷又有些犹豫:郁闷是坏事传了千里,这次博陵的脸面真是扫地了,至于犹豫,要是郭元直为他郭氏子弟提亲,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

        现在绿姝的“清誉”受损,很多人都敬而远之,郭府这个时候上门提亲,让崔源在郁闷时又多了一丝欣慰,欣慰之余又有些犹豫。

        自郭元振后,郭家就没出过让人眼前一亮的人物,族中几个子弟,文不成武不就,堂堂郭府现在是郭可棠一个女娃子在扛大旗,两家关系好归好,但真把绿姝嫁到郭家,崔源肯定舍不得。

        崔源不动声色地说:“不知皓白兄为府上哪位小郎君提亲?”

        就是拒绝也不能太直接,这种事最好就是先拖着,最好是让郭元直知难而退。

        郭元直有些郁闷地说:“那几个不成材的家伙,一提起就窝心,他们配不起,我是替新任定远将军、上骑都尉兼开国县男郑鹏提亲。”

        崔源神色变化得很快,先是楞了一下,接着目瞪口呆,整个人好像石化了一般。

        听到郭元直不是为郭氏子弟提亲人,有些惊讶,可他听到郭元直是为了郑鹏提亲时,不仅仅惊讶,更多的,是震惊。

        贵乡郭氏的家主、久未谋面的老朋友,竟然是替郑鹏提亲?那个郑鹏,脸面也太大了吧。

        好个郑鹏,还敢让人来提亲?

        崔源很快回过神,截然拒绝道:“元直兄,不是不给你面子,要是郭氏子弟,某还能考虑一下,要是郑家小儿,这事不可能。”

        可能觉得语气有些生硬,崔源解释道:“皓白兄,你不明白,姓郑的小子,不仅厚颜无耻地破坏崔王两族联婚,还损害我家姝儿的清誉,某恨不得拆他的骨、扒他的皮。”

        说到后面,崔源的脸都有些扭曲。

        崔源的反应,早在郭元直的意料之内,闻言不急不疾地说:“皓白兄,没那么严重吧,就是太原王氏,也没找到证据说是郑鹏做的,至于外面的流言蜚语,正所谓谣言止于智者,没必要理会他。”

        “哼,那是他做得隐敝”崔源一脸气愤地说:“这家伙简直就是瘟神,去到哪,哪里就准没好事。”

        崔源喜欢谋定而行,喜欢把一切都控制在自己的掌控之内,对于绿姝的一切,早在就崔源的规划之内,就是以后怎么把王俊捧上去都有了详细的计划,然而,当郑鹏出现后,一切都变了。

        对崔源来说,绝不可能愿谅。

        “那只是皓白兄的误解”郭元直面带微笑地说:“其实郑公子还是很优秀的,文武双全,来到贵乡,给我郭氏一族带来好运,去了西域,给大唐带来福音,这些想必皓白兄比我更清楚吧。”

        崔源看着郭元直,皱着眉头说:“不远千里来博陵,还是为他人提亲,元直兄,姓郑的给你什么样的好处,竟能请得动你的大驾?”

        不做中,不做保,不做媒人三代好,崔源有点好奇,郑鹏为什么能请得动郭元直替他出面。

        郭元直很坦率地说:“不说他每年替郭府赚进数以十万贯的财货,光是他助我们郭氏一族重返朝堂这一项,小老给他鞍前马后也心甘情愿。”

        郑鹏跟郭府合作的事,崔源早就有耳闻,也一度眼红不已,可听到郭元直说郑鹏助郭氏一族重返朝堂,不由吃惊地说:“元直兄言重了吧,郑家小子何得何能,能助郭氏得返朝堂?”

        郭元振一生好交友,也交了很多真心的朋友,自他死后,很多人想助郭氏一族重振雄风,然而天威难测,崔源也运作过,没什么效果,现在听郭元直说是郑鹏帮助他们重返朝堂,心里表示不信,以为郭元直有心吹捧郑鹏而说的话。

        “皓白兄,这事是真的”于是,郭元直一五一十把郑鹏把新式印刷功劳让给郭鸿的事说了出来。

        说完,一脸感叹地说:“郑公子是我们郭氏一族的贵人,要不然,小老也不会破例做这种事。”

        崔源闻言也有些吃惊,新式印刷技术的出现,可以说是造福天下读书人,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好事,郭鸿就进新式印刷技术的进献之功,重返朝堂,想不到,竟然是郑鹏的功劳。

        心里有些震惊,崔源还是冷着脸说:“不管怎样,他本质是一个无耻之徒、下贱的小商人,还是一个好色之徒,我可不会把姝儿嫁给这种田舍奴。”

        “皓白兄,你这是一叶障目”郭元直摇摇手说:“关于郑公子的风流之名,外面流传的很多,可很多只是穿凿附会,并没有实据,这些年,除了陛下赐的一个林薰儿,好像也没传出跟哪个花魁粉头有什么进展,更别说欺男霸女、有私生子的传闻,相比那些表面斯文、暗地里不知搞大多少良家女子肚皮的公子小郎君好多了,对吧?”

        “商贾一事,其实很多都是五十步笑百步,打开天窗说亮话,现在有点能耐的人,谁没有额外的物业补贴家用,光靠那点俸禄或田里的产出,能维系开销吗?只是有人喜欢隐在幕后,而郑鹏相对高调一些而己。”

        “英雄莫问出身,王候将相也不是天生的,昔日汉高祖也是市井之徒,刘备不过是编鞋匠,可他们依然能成就霸业,虽说郑公子比不上皓白兄显赫,可他也出自荥阳郑氏,名门之后啊。”

        听到郭元直的辩解,崔源一时无从反驳,有些赌气地说:“元直兄把他说得那么好,怎么不把他招为婿?舍得这肥水流向外人田?”

        “唉”郭元直放下手中茶杯,有些郁闷地说:“这话算是说中小老的痛处,不瞒你说,郑公子是年轻一代的翘楚,皓白兄,你想想,这么年轻就凭一已之做到将军,授了勋封了爵,最重要是得到皇上的青睐,这样的人才哪家肯放过?要是郑鹏有意,我郭氏一族的女子随他挑,一个不够挑二个,可他就是看不上,就看准你家绿姝。”

        说到这里,郭元直又是一声长叹。

        这话还真没说假,虽说崔希逸一直在追求郭可棠,可在郭元直心里,一直希望郭可棠能和郑鹏好上,要不然,他也不会放任郭可棠走得那么近。

        可惜,二人的关系不错,可一直是朋友的关系,没能走出那一步。

        “元直兄,可能让你失望了,我是不会同意绿姝跟着他的。”崔源一脸倔强地说。

        看到郭元直还想说些什么,崔源马上抢着说:“好了,难得元直来博陵一趟,我们两个老家伙正好叙叙旧,别的不说了,得好好跟你喝上几杯。”

        郭元直也不再坚持,闻言点点头说:“是得好好喝上几杯,皓白兄,听说你收藏了不少好酒,可不能藏私哦。”

        生怕郭元直再提起提亲的问题,崔源拉起他就往外走:“走,我们一起去酒窖挑,就挑你喜欢的,免得回头跟别人说我小家子气。”

        郭元直作为一家之主,亲自来到这里,不会叙叙旧那么简单,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18_18235/124895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sbiquge.com。威尼斯国际娱乐场手机版阅读网址:m.sbiquge.com